黑基Web安全攻防班
安基网 首页 资讯 E生活 查看内容

《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电影看哭后与制片方和解 还在吃印度药

2018-7-6 13:19| 投稿: xiaotiger |来自: 互联网

摘要: 7月4日,由文牧野、徐峥、宁浩执导、监制、主演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在全国上映,在此前的试映中该片就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居中,由徐峥主演的程勇患有白血病,为了治病他购买印度仿制药“格列宁”,后来帮助病友代购 ...

免责声明: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网站,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文末已注明出处,其内容和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不当之处请从网站右下角联系我们处理。

7月4日,由文牧野、徐峥、宁浩执导、监制、主演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在全国上映,在此前的试映中该片就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居中,由徐峥主演的程勇患有白血病,为了治病他购买印度仿制药“格列宁”,后来帮助病友代购这款印度药,被称为“药神”,但却最终因此陷入牢狱之灾。

在全国上映前,制片方曾经在清华大学举行首映仪式,其中剧中主角程勇在现实中的原型陆勇,也来到现场为影片做宣传。在现实生活中,陆勇是一名白血病患者,他因为帮助病友代购印度药品“格列宁”,被公安机关以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销售假药罪逮捕,后来诸多白血病病友签名为陆勇求情,检方经过调查发布了“不起诉决定书”,还了陆勇一个清白。

这起备受关注的案件已经过去了快三年的时间,《我不是药神》电影上映后,陆勇再次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这位江苏无锡的企业家告诉法制晚报记者,他对这部电影很满意,这些年来自己也感受到了国家医药改革方面的进步,他希望这部影片能够给更多的白血病患者带来益处。

创业成功的企业主患上白血病 负担不了药费

1968年出生的陆勇在江苏经营着自己的企业,2002年,他被确诊得了“慢粒细胞白血病”,这是一种除了骨髓移植没有其他办法根治的疾病。只能依靠瑞士产的药物“格列卫”维持,但这个药物非常贵,只能由患者自费,一年算下来要几十万。即便是家境殷实的陆勇也很难长时间承受这样的经济压力。

为了找到活下去的方法,陆勇和家人四处打听,通过网络平台,他们得知印度有一种仿制的“格列卫”,效果相当不错。此后,陆勇通过在国外的朋友帮他代购了一个月的药量,费用仅4000多元,而且服用后效果很好。于是,他就根据药瓶上的信息,联络仿制药的印度厂家,直接购买药品。

陆勇将自己的经验发到网上,分享给同样被高额药费困扰的病友们,但因为要从印度购药,渠道很不便利,还需要懂得英语,于是,有病友求助陆勇,希望能够帮助他们买到这款药。

后来,连续陆勇的人越来越多,陆勇在“慢粒细胞白血病”的病友圈里越来越知名,有很多病友托他买药,而且绝大部分吃了药以后效果很不错。陆勇对于这些病友也是分文不取,完全是义务的为他们提供便利。

但是陆勇怎么也没想到,这件“善举”为自己迎来了百余天的牢狱之灾。

买银行卡帮病友购药被警方逮捕 检方查明决定不起诉

2013年11月23日,沅江市公安局以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将陆勇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经沅江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由沅江市公安局执行逮捕,2014年3月30 日由沅江市公安局决定取保候审。随后,2014年12月24日,经沅江市人民法院决定,2015年1月10日,由沅江市公安局执行逮捕,同月29日,沅江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取保候审。

最终,该案由沅江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以陆勇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销售假药罪,于2014年4月15日向检方移送审查起诉。

沅江市人民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上内容显示,沅江市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意见书认定的犯罪事实为:2012年印度人Jainsanjay在江苏无锡农业银行开办了两个账户收取贩卖印度药物的资金,但两个账户都无法操控。于是从2013年1月起,Jainsanjay和陆勇一起通过网络联系客户,一起在中国销售印度药物,陆勇曾先后使用云南普洱市病人罗某和杨某的账户收取售药资金。2013年8月间,陆勇在在淘宝上以500元每套的价格购买了3套他人身份信息的银行卡,并使用了其中一张农业银行卡用来收取售药资金。经根据食药监局证实,陆勇销售的印度药物在中国均未经中国进口药品销售许可。

但,经沅江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审查查明,陆勇患有慢粒性白血病后,为了进行患者之间交流,互相传递寻医问药信息,通过增加购同一药品的人数降低药品价格,陆勇从2004年4月开始建立了白血病患者病友QQ群。

2004年9月,陆勇在服用了印度生产的仿制药后,感觉价格便宜、疗效好,遂通过QQ群向病友推荐,从印度购买该药品的白血病患者逐渐增多。由于跨国购买药品支付方式繁琐,操作难度大,中方患者希望印度制药公司在中国开设账号便于付款,2013年4月,经印度制药公司与陆勇商谈,由陆勇在中国设立银行账户接收患者药款,并承诺队提供账号的病友免费供应药品。

这时,云南籍白血病患者罗某与陆勇联系,愿意提供本人及妻子杨某的银行账号,以换取免费药品。但在使用罗某及其妻子的账号支付药款一段时间后,罗某担心银行卡交易额太大被怀疑洗钱,不愿意在提供使用。于是,陆勇通过淘宝网购买了3张他人身份信息开设的银行借记卡,但在使用中发现有2张无法激活,仅使用了其中的1张。

检方认为,陆勇的购买和帮助他人购买未经批准进口的抗癌药品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的相关规定,但陆勇的行为不是销售行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的规定,不构成销售假药罪。陆勇通过淘宝网购买3张以他人身份信息开设的借记卡,并使用其中一张借记卡的行为,违反了金融管理法规,但其目的和用途完全是白血病患者支付自服药品而购买抗癌药品款项,且仅使用1张,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三条的规定,不认为是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一)项和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陆勇不起诉。

对话谈买药 仍在吃印度药 帮购药少了更多是告诉病友购买渠道

陆勇的案件曾经引发不小的关注,结束了牢狱之灾后,《我不是药神》的编剧找到了陆勇,希望得到他本人的授权,将他的故事改编成剧本。由此,就有了这部如今备受好评的电影。

在电影热映之际,陆勇接受了法制晚报·看法新闻的专访,讲述了他身陷囹圄前后和电影放映前后的故事。陆勇说,他一直都坚信自己无罪,同时也认可政府医药改革的决心。而这部由他自己生活改编拍摄的电影,则让他落泪,也正因为这份感动,他和制片方之前的一些沟通不畅一笔勾销,他觉得,能够通过影片对白血病患者有所帮助,让社会对医药体制有所关注,就很好了。

陆勇(右)与病友参加首映发布会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您现在的病情怎么样?

陆勇:很好,很稳定。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病症是否得到了有效的治疗?

陆勇:这种病只有通过手术移植骨髓才能够根治,但是实际上也只有三分之一的可能彻底康复,还有三分之一的可能是没有效果,另外三分之一就是出现了手术后的副作用。现在我吃的这个药,服用五年的生存率是96%,服用八年的生存率是92%,这个生存率是很高的。虽然有一点副作用,但是都能承受,还是挺好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有什么副作用吗?

陆勇:副作用各人各异,普遍的表现就是脸部水肿,腹泻,乏力,肤色变白,色斑,但基本还都能承受。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您目前吃的药还是从印度购买吗?

陆勇:对,这个药我吃了十几年了,一直很稳定。而且印度的药便宜多了,毕竟属于厂家直销,国外的药品市场价格竞争也很厉害。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您现在药费需要花费多少钱?跟之前买进口药相比相差多少?

陆勇:一个月大约两三百块吧,一年大约也就是三万多块钱。如果是进口药的话,有优惠是买三送九,但是这个前提是你这个药对你有效,而且你的经济收入,一年不能超过十二万,所以我申请不了这个,因为我是企业法人。如果能够申请下来,一年的药费大约是七万二。江苏这边2014年开始纳入医保,患者自己掏的部分是一年一万八。比我现在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现在还在帮病友们买药吗?

陆勇:很少了。因为需求少了很多。在中国这个药也降价了,各地也都纳入医保了,很多家庭可以承受了。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虽然很少了,但还是在帮个别人买药?

陆勇:现在我更多的是告诉他们怎么买,告诉他们购买的渠道,而不是再去帮助他们买了。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为什么改变了帮助病友的方式?

陆勇:一个是现在工作也田挺忙的,之前帮着买药,其实很耗费精力。再有一个原因是现在买药没那么难了,上网都方便了,很多年轻人也都会英语了,操作起来不难了。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改变了帮助病友买药的方法,是不是跟之前的案子有关系?

陆勇:其实没有太大关系,主要还是刚才说的那个原因。当然如果实在没有能力,需要我帮忙的话,我还是很乐意帮助购买的。

对话谈案件 从不认为自己行为是犯罪 没有想过国家赔偿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当时帮助病友买药,有没有想到自己会被牵扯到案件中来?

陆勇:没有,从来没有。当时被警方调查也不是因为我买药引起的。是因为我买了银行卡,当时有团伙卖银行卡,他们的案子把我的事情引出来了。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后来拿到检方的“不起诉决定书”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陆勇:我觉得这是我应得的,我一直也没有想过自己是犯罪。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后来对买银行卡这个事情有没有被处罚?

陆勇:没有。虽然我的行为涉及到其中的一条法规条款,就是非法持有使用他人信用卡,但量刑的数量是5张,而我只用了1张。另外,我也没有用信用卡去诈骗,没有做违法的事情,没有什么危害,所以不是犯罪行为,也就没有任何的司法处罚。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案件过去这两年了,您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想过申请国家赔偿?

陆勇:过得还不错,工作还比较顺利,公司也挺好。国家赔偿这个,我也想过,毕竟前后两次羁押了我135天,检察院也问过我。但我的态度是我不想要国家赔偿了。因为按照国家的规定,我这种情况可能也就能赔偿个三四万,但是申请过程,还要整理材料,还得写东西,还得跑程序,很耗费精力。与其这样不如我把这个精力省下来,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而且,每次做这个事情,都会回想起以前的事情,心情会很不好,所以我不想要了。法律给了我一个明确的态度,就足够了,我还是往前看吧。

对话谈电影 影片好解除与制片方误会 看到电影当场流泪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这部电影制作前,制片方找过您吗?

陆勇:编剧找过我,让我写授权书给他,想把我的故事改变成剧本。当时就提到有三点。第一,在电影里备注是真实故事改编。第二,对我的形象一定是正面的描写宣传。第三,剧本形象只能用于电影,不用于广告、游戏等第三方。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看您的微博上的内容,您好像还跟制片方有一些误会。

陆勇:之前是有。那个剧本写完之后,一直都没有消息,后来2016年底广告片都出来了,我一看这个主角的故事跟我原型的故事不同啊,我就找他们交涉,编剧让我找宁浩。宁浩这边2017年春节的时候来找我沟通,说电影来源生活但高于生活,毕竟这是一种艺术表现形式。但我总觉得心里不舒服,担心有人误会我。后来我就要求在片尾加上我个人的一段自述,表明我的身份和立场。当时他们都答应了。到了2017年开机的时候,我和一些病友还受邀去南京和制片方交流了很多生活、治病方面的细节,但也没有拍我个人的自述镜头。后来预告片都出来了,档期都定了,还没找我补拍镜头,我就很不高兴了。于是就书面跟他们进行了沟通。制片方很重视,又来跟我沟通,让我看了整个电影在谈。5月28日我去看了一下,电影拍得很好,很感人,很正能量,尤其是片尾非常好,反映了时代的进步。但我还是想能够把我个人的自述加上。等到6月份上海国家电影节放映后,好评如潮,导演和制片找到我,说片尾因为一些原因加不上了。后来我也就理解了。毕竟片子本身很感人,很正面,我也就没必要较真了。不然人家会以为我是为了出名,为了要钱。但实际上,从制作剧本到拍摄片子,我从来没有提过一分钱的事情。我是希望能够对社会有所帮助,才让编剧去做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电影中那个细节是您印象最深的呢?

陆勇:电影我看了三次,要说最深的,就是有一个病人要做骨髓移植,但为了不拖累家里人,他上吊自杀了。这个是我身边一个病友真实的事情。另外就是为了帮助徐峥保护药品被车撞死的那一段,因为我父亲就是刚退休,在路上出车祸去世的,如果我不生病,我父亲可能就还活着。这也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确实也是掉眼泪了。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家里人有看过这部电影?

陆勇:我问母亲想不想去看,老妈妈说不想,怕看了以后会很难过的,会想起来艰难的时候。

对话谈医改 政府已经很努力 建议能做的更好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这部影片很现实的表现了医药市场和病患的现状,您怎么看待现在国家的医药改革?

陆勇:关于医改政府还是花了很大力气,国务院发文,深化改革小组也发文。包括两会上李克强总理提出进口药物零关税,政府真的是拿出了最大努力在做这个事情。不过,我还有一些自己的看法,毕竟我们还是有一些西药价格很贵,这主要是因为定价权不是掌握在我们手里,而是在国外药企手里。我觉得,我们国家政府应该出面跟这些外国药企谈判,政府可以给外国药企一个数据,告诉他们这个药物有多大的市场,毕竟不能按照欧美国家的消费水平来买,这个政府可以去谈。另外,我们国家还是得加强自主药品的研发,自己的科技进步了,自己就有了定价权。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你微博上的介绍自称“药侠”,是觉得自己之前做的事情是侠义之道吗?

陆勇:这是误会了,这个称号不是我自封的,这是当时在腾讯做了个节目,节目名字就叫“药侠陆勇”,后来我就用了这个名字。如果大家觉得这个名字太浮夸了,我觉得改成“我不是药神”可能更好。

文/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张子渊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本文出自:https://www.toutiao.com/a6574779537366712839/

免责声明: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网站,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文末已注明出处,其内容和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不当之处请从网站右下角联系我们处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最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