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基网 首页 资讯 安全报 查看内容

在技术上再加码,在监管上再发力 网络“黑灰产”治理探索新路径

2019-7-30 12:57| 投稿: xiaotiger |来自: 互联网


免责声明: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技术普及网,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的公开文章,文末均已注明出处,其内容和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或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无意侵权或转载不当之处请从网站右下角联系我们处理,谢谢合作!

摘要: 核心提示:网络“黑灰产”发展越来越猖獗,监管部门和网络平台面临相当大的治理难题。专家表示,监管部门应通过改进技术克服取证难等问题,避免网络“黑灰产”逃避法律制裁。2018 网络安全生态峰会上,南都报系党委副书记、总经理陈文定在会场发布 《2018 网络黑灰产治理研究报告》。 资料图片《民主与 ...

核心提示:网络“黑灰产”发展越来越猖獗,监管部门和网络平台面临相当大的治理难题。专家表示,监管部门应通过改进技术克服取证难等问题,避免网络“黑灰产”逃避法律制裁。

2018 网络安全生态峰会上,南都报系党委副书记、总经理陈文定在会场发布 《2018 网络黑灰产治理研究报告》。 资料图片

《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 任文岱 报道

日前,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打诈骗、抓逃犯、保大庆”的专项行动——“云剑”行动,剑指电信网络诈骗、套路贷等新型犯罪。

除此之外,个人信息和数据泄露、网络水军等问题也由来已久,围绕互联网衍生的这些“黑灰产业”正在不断蔓延。

所谓网络黑灰产,指的是电信诈骗、钓鱼网站、木马病毒、黑客勒索等利用网络开展违法犯罪活动的行为。对网络黑灰产的打击和治理,因其牵涉范围甚广,并且不断冒出新形式,加之技术层面的难度,使得监管部门和网络平台面临相当大的挑战。

网络“黑灰产”泛滥

去年,阿里巴巴和南方都市报共同发布的《2018网络黑灰产治理研究报告》中披露,恶意账号中83%是通过“黑卡”注册生产的,这些账号主要分布于网络打车、互联网金融、网络游戏等平台,已经日益成为黑灰产线上线下打通犯罪的关键环节。

网络账号作为用户在网上活动的基础,被恶意注册、盗号等现象泛滥。以新浪微博为例,经常有网友反映,好久没有更新过微博的微博被盗号后发布营销文案,以及存在只发布一条色情微博的账号。

“水军”问题也成为社会关注的重点。明星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被指其中73%由“水军”操作。明星、企业等利用“水军”、自媒体宣传或者“互黑”也早已不是秘密。

例如,今年春节期间,短视频平台抖音就曾发声明称,有2篇用谣言做论据的失实稿件在短时间内被超过4000个自媒体集中发布。

公安部去年侦破的“网络水军案”就有50余起,关闭网络大V账户千余个,涉案网站2万余家。

其实,网络“黑灰产”也是世界性难题,美国互联网科技巨头Facebook也面临内忧外患,近两年其因用户数据、信息、“水军”等问题,一直处在舆论中心。

报告指出,网络账号被非法利用多以恶意注册、虚假认证、盗号等形式实现。以牟利、扰乱社会管理及市场经营秩序为目的,批量创建网络服务账户的行为被视为恶意注册。

而恶意注册作为一种网络源头性犯罪活动,形成了一个以“网络接码平台”为中间媒介,“手机黑卡卡商”和“网络平台黑账号注册号商”为交易双方的网络“黑灰产业”。恶意注册造成大量非实名注册手机卡和网络账号的出现,为网络诈骗、网络黄、赌、毒等犯罪提供了“掩护马甲”。

网络灰产存法律规制空白

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副研究员刘金瑞告诉记者,网络“黑产”一般指有法律明确规制的违法犯罪行为,比如利用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电子商务法新规定的刷单、刷信誉等行为。

但是在网络“黑灰产”产业链中,有些行为还处在法律边缘,对平台和监管部门来说,都难以界定,比如注册账号、养号的问题。刘金瑞指出,单纯注册账号及养号,不涉及黑产的行为本身并不违法,之后如果行为人把账号卖掉,而且这里不涉及其他人的个人信息,这样的行为目前是处在法律边缘的灰产问题。这些行为往往是要发展下游犯罪的,在规制层面,由立法公权介入规制还是由平台进行禁止是还需要再讨论的问题。

他进一步指出,数据爬取的问题目前在法律上也是空白的。“互联网发展到现在,一般只要网络上公开的内容,只要网站没有禁止爬取的协议规定,那么都是可以抓取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自由抓取的。但是利用抓取之后的数据做违法行为,通常是通过软件在电商平台‘薅羊毛’的行为,要不要进入法律规制范围是有争议的。而且,数据抓取涉及数据权益问题,但现在数据权益相关的法律规定也存在很大争议,所以现在对抓取数据行为本身要不要法律规制也存在难题。”

“另一方面,有些已有法律规定并不能满足司法实践需要,比如刷单行为。刷评论的类似行为,表面上看可能更多涉及经济层面的问题,但其实有些已经渗透到其他层面,‘水军’可能也会影响舆论,扰乱网络秩序。所以,新的犯罪形式出现后,很多司法机关在对违法犯罪行为进行认定的时候,也有模糊地带需要去及时学习和更新。”刘金瑞说。

技术加码攻克监管难题

“取证难”一直是网络违法犯罪中的一大难题。刘金瑞表示,很多网络“黑灰产”虽然在国内开展业务,但已经把从业人员和服务器等转移到国外,或者使用国外手机号,人在国内进行违法活动,这些已经是一些常规操作。现在,还有一些犯罪分子使用云服务器,这些云服务器很多是租用美国或者欧洲等在境外的云服务器,服务器设在境外意味着侦查部门需要国外企业及执法部门配合,所以云端取证也是目前公安侦查取证的一个很大的难题。

随着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取证难”也随之升级。比如,通过人工智能技术识别平台中图形验证类的文字、数字来帮助犯罪分子注册大量虚假账号,或者通过模拟真实用户操作,逃避平台的甄别和监管,以此留住账号。

在去年“2018网络安全生态峰会”上,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信息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刘贤刚在分析我国网络安全形势时曾指出,基于网民数量众多、高度网络化数据化以及网络黑灰产、网络诈骗等问题突出的三大特点,我国的数据安全发展在国际上已没有可借鉴的对象,已经步入“无人区”,需要自主创新来寻找解决方案。

刘金瑞告诉记者,近几年在实践中,各大网络平台是最具动力来打击网络“黑灰产”的一方。但他认为,光靠平台自治不能根除刷单、虚假注册账号这些行为,最终对网络黑灰产的打击要落到监管部门执法层面。他认为,相对于目前如此庞大的网络“黑灰产”产业规模来说,目前我国相关部门的介入力量还远远不够。

“网络‘黑灰产’之所以猖獗,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取证难问题上,技术发展太快,但目前政府部门技术手段,相对‘黑灰产’来说要弱得多,所以政府部门应当投入更多的专业人才和技术来解决这一难题。”刘金瑞说,互联网企业也应当和政府合作,在发现问题时主动向监管部门报告,并且要建立一套科学的信息共享机制。

版权声明:本文系《民主与法制时报》原创作品,转载或整合请注明来源,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本文出自:https://www.toutiao.com/a6718991651169108493/

免责声明: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技术普及网,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的公开文章,文末均已注明出处,其内容和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或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无意侵权或转载不当之处请从网站右下角联系我们处理,谢谢合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最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