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基网 首页 资讯 社会窗 查看内容

听说工资很高,我应聘到柬埔寨“种菠菜”,结果很意外......

2020-5-14 11:47| 投稿: xiaotiger |来自: 互联网


免责声明: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技术普及网,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的公开文章,文末均已注明出处,其内容和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或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无意侵权或转载不当之处请从网站右下角联系我们处理,谢谢合作!

摘要: 逃出公司后,我朝着大海的方向跑了4个小时......文 | 盛倩玉 编辑 | 小豆今年3月,记者突然收到了一条中介发来的信息,邀我去柬埔寨“种菠菜”。考虑到国际疫情形式,绝大部分人暂时搁置了出国计划,即使身在国外的也有不少选择回国。但“西港吧”、“金边吧”等平台里,每天仍有大批中介抛出工作岗位 ...

逃出公司后,我朝着大海的方向跑了4个小时......

文 | 盛倩玉 编辑 | 小豆

今年3月,记者突然收到了一条中介发来的信息,邀我去柬埔寨“种菠菜”。

考虑到国际疫情形式,绝大部分人暂时搁置了出国计划,即使身在国外的也有不少选择回国。但“西港吧”、“金边吧”等平台里,每天仍有大批中介抛出工作岗位,打着“高薪”的诱饵招人“出国种菜”。

从菲律宾、柬埔寨到缅甸、老挝,线上博彩形成庞大的地下产业链。2019年中柬联合执法年启动以来,公安部与柬埔寨执法部门采取措施,全力开展打击犯罪工作,清扫网络赌博活动。2019年8月,柬埔寨总理洪森发布针对非法网络赌博的“禁赌令”,表示将彻底清理非法网络赌博组织,继续加大打击电信诈骗、涉黑涉恶等跨国犯罪力度。截至当年8月30日,已在柬抓获中国籍犯罪嫌疑人近千名,其中涉网络赌博335人、电信诈骗155人。

2019年8月14日,中国公安部联合柬埔寨警方打击电信诈骗团伙,西港127名中国籍电信诈骗嫌犯被抓。(图源:柬埔寨头条)

“做博彩”在网络上被隐晦地称为“种菠菜”,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当然,也有很多人被蒙在鼓里。

董坤,21岁,今年3月他怀着赚钱的美好愿望“不幸上车”,随后事情逐渐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他“种菠菜”骗了人,也帮人薅“菠菜”公司的羊毛。最后他决心离开,在“菠菜”公司吃完最后一顿晚饭,董坤朝着大海的方向狂奔4个小时,逃出生天。

以下是董坤的自述:

“哇,这地方还有点刺激”

今年3月下旬,我和另外三个朋友一起,打算去柬埔寨“捞金”。听说那边工资高、补贴多。那会儿,国内疫情已经有点好转了,看见每天更新的疫情数字降下来,大家就跃跃欲试想工作、赚钱。其实我在成都是有工作的,做广告,就是工资低、压力大。

当时有个中介,不知道怎么从QQ上加了我,跟我说柬埔寨“有高薪工作招聘,月入可达1-2万,加上提成福利还不止。”

中介发布的招聘信息

其实我一听说“高薪”,就已经心动了。也问过中介,去那里具体做什么,他就轻描淡写地说在赌场做事,还说这边赌场是合法开的。

我当时就想,顺便出一趟国又不要花钱,况且在赌场里还能干什么啊?你看我一个男的,不可能让我打扫卫生吧;我这小体格,也不是很壮,不可能当打手吧。总之那时候就觉得,去了肯定就是给人家老板打下手那种呗。

老A、小白、咚咚和我,我们四个人下了决心,准备过去。公司很快给我们订好了机票,3月28日飞西哈努克。

这是我第一次出国,当时什么柬埔寨、菲律宾、老挝,什么西哈努克、金边、马尼拉,在我感觉都没多大区别。那天上了飞机,我们都没意识到,这个机票还是中转的,要在金边转机。

当天下午5点多,我们四个在金边下了飞机,在机场里面一脸懵。最后莫名其妙就出了机场。

金边国际机场(图源网络)

当时真的是懵了,跟别人说话吧他们听不懂,别人说话吧我们更听不懂,问也问不到,就只能想办法联系公司。结果,公司居然很快就派了一个车,专门过来接我们。

后来我们才听人说,基本上进去公司一个人,那就等于是被中介“卖进去”了。中介收了公司不少钱,公司肯定要派人来接我们。

西港吧中,“菜农”发出自己与中介的聊天记录

没转成飞机,我们改坐车去西哈努克。坐在车里吹着空调还往窗户外面张望,想着原来这就是金边,这就是(柬埔寨)首都啊。这地方真是热,马路上那些人,一个个骑着摩托车,开得叫一个飞,只要有任何一个能钻的地方,车子马上就冲进去,根本没有什么规则。

车子在公路上跑,尘土飞扬,我那时还有点解放了的感觉,哇,这些个亡命之徒,哇,这个地方还有点刺激。当时,我们都不知道自己要被送去干什么。

每天像神经病一样在群里自导自演

坐了快5个小时的车,晚上10点多,我们到了西哈努克。天早就黑了,我也不清楚周遭什么环境。司机把我们放在公司门口,等了好几分钟,保安才过来开门,看上去小心翼翼的。现在回想起来,在门外面等着的时候,我一点儿也没想着走,但就是门打开的一瞬间,我突然有点想逃跑了。

但说实话,那个时候你已经走不脱了。

刚一进公司门,就来了个人,把我们四人的护照全收走了,然后就给我们安排宿舍。8个人一间房,4个上下铺,环境跟国内工厂宿舍差不太多。

宿舍已经有几个人在住了,其中一个也是成都的,叫朋哥。我们跟他简单聊了两句,朋哥就反问我们,“你们都不知道什么情况,你们就敢过来啊?”

一下给他问懵了,我们还没来得及开腔,朋哥又说,“你们真牛X!真的!”

我们问,这里每个月工资能拿到多少?他一听笑了,说:“你在这里还想要工资呐?”

朋哥隐隐约约透露了这些,也没说得太具体。

第二天开始上班,这时候也不用别人告诉我们,就见识到这到底是在干什么了。什么赌场,什么推广,我们要做的就是拉人玩彩票。

每个人都配1台电脑和3-4部手机,在电脑前面,从早坐到黑。用微信、QQ、还有本地的一个“飞机号”钓人。早上9点坐到中午12点;下午1点坐到晚上6点;然后晚上7点坐到夜里11、12点。

整个公司有好多幢楼,每幢楼有10多层,每层又至少有20个以上的房间。房间倒是都差不多,放4排办公桌椅,一排可以坐7-8个人,墙都刷成白色,地上铺的瓷砖,屋里安了空调,有点像“教室”。总之密密麻麻全是人,数都数不清,而且都是中国人。

反正都是套路,开始的时候可以随便聊,聊到后来就要去和客户说,我这里有一个赚钱的网络兼职,你可以先充20块试试。其实就是博彩,开始会让客户赢点钱,但也不会让他赢太多,后台都能控制的,关键是要让他感兴趣,让他一直玩。这个时候让客户赢钱就像是下饲料一样,慢慢地引诱他越玩越大,最后一次性把他杀到底。

我们还要把客户拉到群里。客户一看,群里面这么多人,还以为大家都在玩,就会放心一点,也敢投得更大。

但事实上群里面即使有100多个人,可能也就那么几个玩家,其他都是我们的人装的。如果是大客户,充值好几万这种,可能群里70-80个人,就他一个玩家。

然后我们就在群里自导自演,跟个神经病一样,自己跟自己聊天。比方说我先拿一个微信号发一句,“啊,你今天买了?中了没有?”过一会再用另一个微信号发一句,“啊,我今天又中了!中了多少多少”。

“中国人种菜,本地人搬砖”

29号那天,我们就这么晕晕乎乎上了一天班。晚上下班回到宿舍发现,朋哥不在了。他居然跑了!

于是我也动了逃跑的念头。老A跟我是一个想法。我们私下打探情况,还在网上加人了解。有人就告诉我,他的朋友之前也在西哈努克做过博彩,逃跑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公司招你花了不少钱,怎么可能让你说走就走,在这里少说要干满半年。

其实西哈努克的面积就跟国内县城差不多,原本很多欧美游客会来度假,享受沙滩海浪。大约是2017年开始,突然数十万中国人涌入这里,搞实体赌场、网络赌博,还有电信诈骗。

很多欧美游客到西哈努克度假。(图源网络)

大批中国人过来之后,什么沙县小吃、兰州拉面、中国超市、中西医诊所、娱乐会所满大街都是。还有各种各样的外卖APP、“柬租房”房屋租赁平台。更神奇的是,菜农活跃还带旺了当地的房地产,2018-2019年到处都在盖楼。

现在本地商店也会挂出简单翻译的中文招牌,不少柬埔寨本地人选择去工地干活,他们说这是“中国人种菜(博彩),本地人搬砖。”总之,这边俨然成了半个中国城。

“菜农”在当地媒体留言评论

赌博、诈骗这些事多了,治安真的非常差,看新闻里都是抢劫砍人这些。我们还看到很多人从博彩公司逃跑,又被抓回来毒打的视频。小白、咚咚本来就没想好走不走,看了这些东西,大家更犹豫了。

我和老A想,这个工作干长了,回国搞不好还要坐牢。这一天天的,心里真的很烦。不能休息、不能出门、除了吃饭,每天就是骗人玩彩票……

心里觉得憋,我有几次就故意帮客户赢钱。我聊到一个女孩子,21岁,和我一样大。她根本就没什么钱,之前也就是玩这个,输了700多。我说你这么小,被骗了你还不知道,那天我让她赢了300多块钱,虽然也不是很多。

我老是这样搞,容易让人怀疑,导师过来问我,我就说“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内”。我假装在钓客户,反正我也是要走的,管他的呢。

决定逃跑

就这样耗了一个多星期,我感觉实在受不了这个鬼地方了,每天过的比蹲监狱还痛苦。我必须要走了,那天我就跟他们三个说了。

我说就算他们三个不走,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要跑。最后,商量的结果是要跑一起跑。

行动计划在晚饭后。我们先去食堂吃饱了饭,以免到时候跑不动。然后,就趁着全部人还在食堂,我们悄悄摸回宿舍,揣上了手机,其他什么也没敢拿。

宿舍后面是一片铁网,我们拼命钻啊,拱啊,然后就是拼命地跑。当时那种感觉就是,唉,我真的跑不动了,但脑子里只有一个字——“跑”,不要停。

边跑我边回头看,害怕有人在看着我们,害怕有人拿着一把枪在后面瞄我们。

抓回去估计就是打到死,我们就这么拼命地跑啊跑啊。你现在问我,我根本不记得一路上看到什么,就隐隐约约感觉,应该是有点山,我们先是上坡,然后又下坡,上上下下,跑跑走走,反正没人敢停下来。

就这样跑了差不多4个小时,我们跑到了海边。真的是跑不动了,那一晚,我们四个就在海边度过。

流浪金边近一月

来了柬埔寨半个月,一直被困在公司里,即使有吃有住,也不可能感觉安逸。现在重获自由,心情真的很复杂。但出来了就值得了。

逃跑后拍摄的照片

我们合计了一下,觉得留在西哈努克不安全,可能会被公司抓回去,所以决定先坐车到金边,再想办法买机票回国。身上没有钱,我们各自联系家里,想办法先整点钱。

当时,我们在路边,有个中国司机开车过来,问我们走不走,从西哈努克到金边收180美金(约合1270元人民币)。当然走啊,我们只想赶快逃,看见是中国司机就上车了。

后来我和别人打听才知道行情,西哈努克到金边只需50美金(约合350元人民币)。

家里也很困难,知道了我们的情况都在想办法。到了金边,他们三个家里陆续给筹够了钱,这个时候回国的机票已经涨到9000多元,还不一定能顺利起飞。越往后机票可能越贵,他们赶紧就买了票。

我父母都是农民,家是村里最穷的,我哥四处想办法,前前后后给我筹了3000多元转过来,办旅行证等证件就花掉了1400多元,剩下来的钱住宿吃饭又用去不少。

这边物价早就被“菜农”游客炒得很高,一份盒饭44.5元,机票已经涨到1-2万,回去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他们三个回国前,凑钱帮我付了一个礼拜的房费,大家都不容易,其他的也实在帮不上忙。之后我就一个人留在金边,准备找工作。但受疫情影响,这边的商铺也差不多都歇业了,我问了很多餐馆、KTV、商店,有的因为疫情不敢招近期从中国来的人,有的生意差不招人。

后来,我终于在一家炸鸡店找到活干,老板也是成都的,那感觉,真是美好。做了半天,老板下午说找我聊聊,这一聊就知道了我的情况,他告诉我,我的旅行证件是不能在这里打工的,要是警察过来检查,店铺和我本人都会出麻烦。

到这时我也差不多绝望了,柬埔寨人出门连口罩都不戴,我也不敢成天在街上晃。每天就窝在旅馆里,拿着手机看,看看群,看看58同城上有没有工作,偶尔看看电视,但也看不下去。

楼下的中国餐馆老板还天天给我发信息,喊我去吃饭。我要是有几十块钱就下楼吃饭,要是没钱就在旅馆睡一整天。

前两天我在房间里刷快手,看到有个人跟我离得挺近,我就跟他聊,他知道我的事后,跟我说:“千万不要走上这条船,走上了之后你可能一辈子就下不去了。”

现在,每天我的手机都会收到莫名其妙的信息,一大串柬埔寨语。我一查,“成为百万富翁的机会到了!赢得60000美金,点击加入吧!”

这怕又是“菠菜”吧?可算了吧。

(文中人物为化名)

来源|南都周刊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本文出自:https://www.toutiao.com/a6826314873064915470/

免责声明: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技术普及网,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的公开文章,文末均已注明出处,其内容和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或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无意侵权或转载不当之处请从网站右下角联系我们处理,谢谢合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最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