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没有来错地!为了更好的发展,黑基网已于9月19日正式更名为【安基网】,域名更换为www.safebase.cn,请卸载旧的APP并安装新的APP,给您带来不便,敬请理解!谢谢

黑基Web安全攻防班
安基网 首页 资讯 安全报 查看内容

专家称网速快慢事关国家竞争力

2009-8-24 10:55| 投稿: blue

摘要:   “宽带网络建设,应摆到与公路、铁路、机场建设同等重要的位置。”最近几年,邬贺铨多次疾呼,宽带和神舟七号同样重要,希望政府重视,加大建设力度,为中国赢得下一轮全球竞争的先机争取机会。邬贺铨所做的比较...
  “宽带网络建设,应摆到与公路、铁路、机场建设同等重要的位置。”最近几年,邬贺铨多次疾呼,宽带和神舟七号同样重要,希望政府重视,加大建设力度,为中国赢得下一轮全球竞争的先机争取机会。邬贺铨所做的比较可谓用心良苦,与美国一份声称“宽带网速落后日本150年”的报告一样,危言警世是为了确保国家的全球竞争力。他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网速并非下载一部电影需多少时间的问题,而事关一个国家经济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   下月将在渝召开的第十一届中国科协年会,将就“信息化的机遇与宽带化的挑战”展开专题讨论,以邬贺铨为首的专家团队,将为重庆寻觅全球信息化的新机遇。   声音》》   “中国网民的宽带上网的费用绝对数不算高,但相对于我们国民的收入,应该是高的。”   “在网络上,如果用户不遵守规则,自然会堵车,无论换什么网络也不行。”   “互联网百分之九十几都是宽带用户,但带宽比较低,平均每个网民享有的国际干线的带宽是2K比特/每秒,香港是20K,跟发达地区相比是1/10,和日本相比更低。”   素描》》   留恋重庆小面味道   看着你讲话时,他的眼睛炯炯有神,虽然年过六旬,他的讲述依然铿锵有力。着浅色衬衫、黑色皮鞋,一身得体的打扮,加上满头银丝,邬贺铨的学者气息一眼可见。   70年代,邬贺铨曾来渝工作5年,重庆的坡坡坎坎让他记忆犹新,他说重庆小面的味道让他留恋,重庆人的耿直豪爽,曾经给了他很多感动。“重庆人 有一种拼命三郎的精神,刻苦耐劳,怎样能够在新时期把这种精神和这种信息技术结合起来,使得重庆实现更大跨越,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   记者:重庆邮电大学较早地掌握了3G的核心技术,但在产业化的发展道路上却不是一帆风顺,您认为3G产业化发展关键是什么?   邬贺铨:信息产业之所以是比较有挑战性的产业,不是说你做出一个芯片就行了!芯片的升级相当快,大家知道,不到半年就有新的手机出来了,新的手 机就有新的芯片,芯片需要不断升级。这时候有没有一种持续的科技开发的能力,是一个挑战。重邮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同时往下做还是有难度的。   记者:你对重庆的3G产业化发展有何建议?   邬贺铨:现在大量做手机的企业是不做芯片的,他们希望做芯片的企业把手机的所有其他零配件都搞齐,装在一个板上,企业拿过来放一个壳子就可以生产了。   现在山寨版手机很多都是做成以后贴牌,这要求芯片企业往终端做。重邮信科联系下游终端厂商的速度不够快。因为用户不会买芯片的,最终的移动通信用户只会买终端,所以必须要跟终端厂商结合。我觉得重邮信科可能是当初精力没完全顾得上,没跟下游结合好。   记者:重庆提出建设“畅通重庆”的目标,政府在主城区安装了很多红绿灯,希望通过信息控制加强交通运行能力,但效果不是很理想。您对重庆改善交通有何建议?   邬贺铨:红绿灯是所有城市都有的,重庆因为地形的原因,上坡、下坡、出口特别多,红绿灯如果每个路口都有,布置密度会比较大。这里有一个问题, 红绿灯不是随便设置的。以北京为例,这个路口绿灯了,开过来计算平均的车速是多少,最好开到下个路口还是绿灯,最好全线都是绿灯,这样可以实现最好的利 用。如果车堵在前一个红绿灯口,下个路口没有车,这是设计不合理。   现在可以利用信息技术、摄像头,拍下车的车牌,知道车在每个路口的情况、车从哪儿来到哪里去,再根据车的流向流量统计规律,计算车在这段路上运行了多少时间,优化资源配置。最好全线都是绿灯,这样全线就可以实现最好的利用。   记者:其它国家有没有好一点的经验可供借鉴?   邬贺铨:有些国家用单行道、环线、分时段等方式解决。必要时需要一定的限制,比如英国,空车不允许随便乱跑,得拉一个人。有些国家出租车不是满 街跑,北京1/3的马路被出租车占着,只要一开出来整天在马路上跑,有人没人都要跑。国外是电话叫,平时呆在某个地方,需要时再来。   我问一个出租车司机一天空的时间有多长,他说有1/2的时间,说明大量浪费马路资源……所以,我们要用全面的办法解决交通问题。   记者:重庆正准备成为西部信息产业第一城,也引进了国际知名的IT企业,打造西部的信息产业高地,重庆发展信息产业过程中会遇到哪些阻力?须克服哪些困难?   邬贺铨:重庆在西南来讲,是一个物流枢纽,成都信息产业基础不错,但没有江,航运是重庆的强项。重庆在信息产业领域需要选择突破口、切入点。   说到重庆的困难,一是要避免同质化,不是别的城市上什么重庆就上什么,要选择有特色、有优势的产业。重庆要发挥“产学研”结合的优势,重庆有重 庆大学等高校,教育资源、科技资源不少,也有电子部门、军工的研究机构。我的感觉是,重庆在利用这些科技教育资源为本地服务方面,还有很多文章可做。   记者:重庆在物流信息化方面可做哪些努力?   邬贺铨:重庆有公路、铁路、机场,但这些分属不同部门。很多国家的交通是按枢纽建设的,出了火车站就有公共汽车站、地铁站,可以直接到码头。很 多城市过去因为管理体制问题,这几样都是分离的,港口出来了卸了集装箱,还得想办法用汽车拉到火车站。一装一卸成本就很高,所以要实现物流信息化一定要实 行管理体制的改革,让这些结合起来。   在每个城市,经常会有空车求货。他从重庆拉东西到成都,卸完货后是空的,就空车回来了,这是一种浪费。成都也有车送完货空车回重庆,卸完就空着回来。这是为什么呢?没有人告诉他你可以拉什么回去。没有一个统一的信息协调管理系统,各自为政,这样物流的成本高了。   记者:现在不光是计算机,手机、PSP(索尼的一款掌上游戏机)都有上网功能,其应用也带来了问题,比如木马、泄密。有没有办法从硬件上加以防范?   邬贺铨:黑客病毒怎么来的呢?就是我们用的操作系统有Bug,你有缺陷,苍蝇才会叮你。你们安装微软软件时,有没有注意到一句话“微软软件安装 如果发生什么问题,或损害到个人的问题概不负责”,但所有人都得同意,才可以安装使用。黑客要扫描计算机上有哪些Bug,一上网微软会告诉你可以安装什么 补丁,它知道你有什么软件,黑客一样也可以知道你的计算机里有什么软件。一般人都用打补丁的办法处理,微软自己也发布补丁,有一些杀毒软件比如瑞星、卡巴 斯基也发布。但一般都是先有病毒再出杀毒软件,所以有一定滞后性,因而容易招致病毒。   记者:你对网民防毒有何建议?   邬贺铨:网络用户要上正规网站,不是说它一定不受黑客的攻击,受到攻击后,它可以比较快的发现,而有些网站没有多少技术力量。另外不要让U盘来回插拔,因为很多U盘都带病毒,有的没有检测出来但不等于没有病毒。   本报特派记者 周睿 罗强北京报道   《重庆晨报》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黑基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免责声明: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等不当之处请联系我们处理,让我们一起为维护良好的互联网秩序而努力!联系方式见网站首页右下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最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