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基Web安全攻防班
安基网 首页 资讯 安全报 查看内容

网易丁家猪:舌尖上的猪倌梦

2012-7-2 14:43| 投稿: blue

摘要:         距离2009年2月底,丁磊在广东省“两会”上抛出爆炸性新闻“养猪”,迄今已过去三年。三年里,他的互联网同行们捧红了微博,打...

免责声明: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网站,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文末已注明出处,其内容和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不当之处请从网站右下角联系我们处理。

        距离2009年2月底,丁磊在广东省“两会”上抛出爆炸性新闻“养猪”,迄今已过去三年。三年里,他的互联网同行们捧红了微博,打过了“3Q大战”,在视频和团购上砸下不少银两,眼下又集体嚷嚷着要造手机,关于他的新闻却总是:在日本琢磨鹿儿岛黑毛猪的大理石纹,去西班牙探访橡果林中沐浴朝阳的伊比利亚黑蹄猪,到荷兰寻找违背“猪”性的限位栏的替代办法,还从动物园请了驯兽员培养猪上厕所。可是三年了,玩儿高科技的互联网公司都该上市了,为何猪还养不出来? 五月下旬,摆放在网易杭州研发中心走道里十多块展板不经意间窜入了员工的业余话题榜,而且位置不断前移。 “这是中国第一座依据动物行为学设计的猪舍,内部依次分为进食区、休息区、排泄区。利用动物原始本能的三点定位技术可使猪集中定点排泄,便于后续清理。” “前端的空气调制室能实现精确环境控制。进气过滤,智能调节温、湿度,让猪生活在健康舒适的环境中。” “后端的猪厕所可借助机器视觉技术智能冲水,污水由密闭管道运至环保总站生产沼气,负压式设计确保全程无臭气逸出。” “如果这些猪特别有个性怎么办?”一位T恤仔裤、标准IT男打扮的男孩问住同伴,雀跃的神情就好像谈论的不是猪,而是暴雪的某款新游戏。这个时间他们应该刚刚在食堂用完早餐,正准备前往办公室,漫画有老板丁磊笑眯眯摆弄一群猪的展板就等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 这已不是网易人第一次调侃老板和猪,游戏事业部就曾传出拟上线道具“网易猪肉宝”,用一次能加十颗血。那还是在去年三月,猪场定址于浙江安吉时。转眼又一年过去,“丁家猪养得怎样了”依然是盘旋在中国互联网界、养猪界、食客界、舆论界上空,乃至网易内部,至为神秘的一个话题。 因为这些首见天日的内部展板,笔者近日受邀亲临位于湖州市安吉县皈山乡洛四房村的网易现代农业园。对着一片翠竹扶疏、茶林环绕的大工地,全程参与“丁磊养猪史”的网易CEO助理、现任网易农业事业部副总周炯对笔者详尽描述了初期两万头猪即将在这里开始的幸福生活。 让猪幸福起来 距离杭州两小时车程,位于浙北的安吉是全国首个生态县、《人民日报》头版头条介绍过的“中国最美丽乡村”。 上海人很喜欢来安吉旅游。这里是黄浦江的源头,出产口感不输龙井的白茶,除了竹木加工、转椅组装没有任何工业,山明水秀,空气清冽。这里的乡下保留了乡村的形态,但很早进行过系统整治,垃圾集中管理回收,随便几栋农民房看起来却有联排别墅的设计感。 不过,为猪选择疗养胜地并不是参照以上人类标准就可以的。据笔者了解,网易的国内外专家组拿着一份900分制的考评表,先后在湖南、江西以及浙江的金华、衢州、宁波和安吉的邻县德清看了几十块地,光安吉就超过了二十块。 对温度、湿度、降水、风向、地下水质、地质灾害概率、生物隔绝性进行精密检测和化验之后,他们发现许多人类感觉美好的地方对猪而言却不及格。比如不远处的一片清幽之所,就因为隔着一座山的下风向处有个垃圾填埋场而被否决了。试问,有哪家房地产商会秉持此等情怀为人类寻找家园呢? 转进一条新修的黄土路,两侧是打理齐整、刚刚采摘过的白茶园。一道沟渠环绕山前,水流叮咚,附和几声鸟鸣,山上竹林间拉起绿色的栏杆以示分界——养猪场到了。 准确来说,这里是整片山谷中环绕一座小山包分布的乌龟头形状洼地。按照规划,山的北面由北向南、顺时针方向将依次建造公猪舍、母猪舍、小猪舍、成猪舍,山的南面逆时针方向则分别是饲料厂、处理粪尿的环保站和办公区。 一条环场道将所有部件串联起来,小山包为唯一的出入口提供了自然掩体。以其为中心,“外部-食物-猪-排泄物-外部”构成一个单向循环,“丁家猪”们将在其中度过一生。 所有土地已平整完毕,环场道可以通车,杂树尽数迁移,四合院式的办公区已在施工。但不知为何,总觉得缺少一股大公司、大项目、紧锣密鼓的时代感。没有工人打桩、焊接钢条的标准噪音,这里安静得不像一个工地。 “猪场的所有设施都是用高脚架垫起来,就像‘吊脚楼’一样。所以只需把土地压实,不必打地基。”周炯解释道,“这样做的好处是不会破坏地表植被,拆除房屋就能马上复垦。而且天然雨污分流,便于污染物的处理。” “这样做至少还有一个好处:让这里看起来更像一座农场,而非食品工厂。”自言以超市冷冻食品卫生的同行者表示认同。但很快,他便意识到自己还是带着人类的傲慢,看轻了猪。 猪舍的设计者是设计过北大、清华图书馆及北京奥运场馆的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其下生态规划与绿色建筑设计团队代表了国内较高水平。负责暖通的工程师还参与设计过中国南极科考站,因为网易对猪舍温度控制有着同等级要求。 即使如此,项目的规划设计也并非一马平川。以往所有建筑理论都只适用于人居,猪场根本无设计或只是从人的角度设计,所以必须从头思考猪的起居需求问题。 这关系到动物行为学。比如,咨询若干专家及遍查文献后,才知道两头猪打架的平均追逐距离是14米,所以猪舍要设计得比14米宽。猪对同类的识别极限是20头,所以一间猪舍里要放超过20头猪,这样它们便记不清谁是谁,于是乎相处融洽。 另一些安排则近乎“奢侈”。比如,空气在进入猪舍前会先通过一个空气调制室进行初效、中效双层过滤。这等于给猪舍装上了与北京国贸三期一模一样的“中央空调”,能阻绝绝大部分携菌带毒的PM2.5。这样,猪便不必服用抗生素也不会生病。 再比如,网易“猪厕所”里安装有气体传感器。氨气、硫化氢、一氧化碳或甲烷浓度一旦达到设定标准,水龙头就会自动打开把粪便冲走,确保猪们“方便”的场所空气清新。 从来只为人居贡献智力的建筑专家们感慨,设计过猪舍才发现人居太简单了。而承建这样一个复杂而特殊的项目,施工队也是为绿城地产建造豪宅的专门单位。 “中国养猪将从茅坑时代进入抽水马桶时代,从集中营时代迈入公寓时代,先行一步,幸福起来。”丁磊在最近某次谈及猪场时喊出了如是口号。“听了丁磊关于养猪的演讲,真想当一头他的猪。”网友在微博上这样叨叨。 不止如此。还有民谣歌手自告奋勇要为“贵族”猪们写首歌,中国美院的教授则想问丁磊讨间猪舍,进去住。 “这里马上要建一个猪的‘中央厨房’。食材选用产自东北的大豆、玉米粒、豆粕、豆饼,配合一些青饲料,在‘厨房’混合加工后通过多条料线分配到各间猪舍。每只猪都会有一个RFID无线耳标,相当于‘身份证’。当它走到食槽前,由德国顶级设备商为我们定制的自动饲喂系统就能立刻识别出它是谁、食量多少。它喝的水是这里的天然山泉水,水质比市面上卖的大多数矿泉水还要好。” “这里要挖一个湖,做水空调。两米以下的水水温恒定而且比较低,夏天用水交换的方法给猪舍降温比空调效率更高,还环保。” “雨季已经过去,夏天要辛苦工人赶赶工期了。很快会有工作人员进来调试设备,11月这里就将完全竣工。” 周炯的手指在空气中挥舞,同行者的目光却落在了因温差呈现一片雾气氤氲的水面。 “这儿真的像仙境一样唉。”“仙猪。”大家七嘴八舌。 “网易内部的标准称呼是:仙剑奇侠猪。”周炯笑着更正。 “难产”的猪 豪宅参观完毕,让我们关心一下故事真正的主角——猪。它们在哪里? 采访中,周炯首次披露了关注猪种的最新进展:“育种已经在同步进行,理论上11月小猪就可以进栏,计划所选用的猪种大概6-8个月即可上市。所以即便按照最快的速度,也要等到明年年底才能问世。” 这是“丁家猪”第一次被排上上市日程。如此说来,想要吃上猪肉,还需等上一年又半载。 距离2009年2月底,丁磊在广东省“两会”上抛出爆炸性新闻“养猪”,迄今已过去三年。三年里,有关丁磊与猪的传言未间断过:丁磊选中了日本的鹿儿岛黑猪;丁磊要引进西班牙伊比利亚黑猪;丁磊已经在金华养了一万头猪;丁磊的猪年内端上餐桌;猪肉价格已降,丁磊再养不出猪来必将血本无归……“互联网首富”与“猪”的组合显然撩拨起了民众的无限热情与想象力,但这些消息后来一一被时间证伪。 “心急吃不了好猪肉。”这几乎是丁磊应对“猪养得怎样了”的标准回答。这位在互联网圈以低调、苛求品质著称的产品经理相当沉得住气。但事实上,与等着吃肉、看热闹的大众相比,更加心急的应该是他自己。 省级领导接见,问他的是猪。国家领导人接见,关心的也是猪。参加互联网大会,别人谈模式谈创新,他负责谈猪。见记者,更是一次也绕不开猪。每到过年,各种各样的人会给他发短信:“丁总,今年给我订两头猪吧。”刚说要把养猪秘笈在网上公开,就有好事者抢注了与网易相近的域名163pig.net,搁上他的大照片,打算卖给他。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许多人一提到猪,就想要问一问网易和丁磊的新动作。一提到网易,更多地想到了养猪。 在网易,负责养猪的农业事业部只有十来个个人,地位却与另外三大核心业务——邮箱、门户、游戏事业部平级,可见猪在丁磊心目中的地位。他也确实没少付出心力。三年里,他的互联网同行们捧红了微博,打过了“3Q大战”,在视频和团购上砸下不少银两,眼下又集体嚷嚷着要造手机,关于他的新闻却总是:在日本琢磨鹿儿岛黑毛猪的大理石纹,去西班牙探访橡果林中沐浴朝阳的伊比利亚黑蹄猪,到荷兰寻找违背“猪”性的限位栏的替代办法,还从动物园请了驯兽员培养猪上厕所。 可是三年了,玩儿高科技的互联网公司都该上市了,为何猪还养不出来? “三年前我们都是门外汉,都有一定学习能力,但都需要从无到有学习一个新东西。进入这个行业,我们才发现有待解决和论证的问题非常多。比如,日本、俄罗斯一度非常流行发酵床养猪,宣称零污染,但为什么这么好的模式没有在全世界推行?适不适合中国?我们向许多同行、专家讨教,却发现大部分人都没有深入思考过这个问题,无法解答。所以,我们只有大量搜集资料、拜访专家、去到国内外养猪场实地考察,把中国几千年来的养猪史、全世界所有的养猪技术路线和采用的原因全部厘清,才能解惑答疑,找到自己的路。” “此外,我们还聘请最顶级的专家进行调查分析、实验矫正和规划设计,试图确立一套既有历史沿革性、又结合现实需要、同时还能关照未来的解决方案。现在方案刚刚成熟。我们拜访过的荷兰专家看过后,认为即使在欧洲也是一流水平的。一位为法国最大的肉制品生产企业做总规的工程师对我们说,他从来没有看到过世界上有任何一家企业肯不计成本地为猪做这么多事。他希望能参与我们的项目,不计酬劳,差旅费也自己掏,就为体验一把。”毛山这样解释。 这从侧面点出了一个事实:网易农业事业部成员,没有一个人养过猪。就拿最核心的“养猪三人组”来说,丁磊不必介绍,毛山是丁磊的高中同学,大学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习自动化控制,毕业后在香港太古集团修理民航客机;周炯则曾是《南方都市报》的首席记者,与早年在广州创业的丁磊通过工作熟识。三个不同背景的人在2009年才聚在一起,唯一能扯上猪的共同点是:都是吃客。 吃客们在每天饕餮的同时,感到东西越来越不好吃、越来越不安全,这成了触动他们揭竿而起、自己养猪的药引子。 不过,整副药,不只是吃那么简单。 舌尖上的猪倌梦 丁磊为何动念养猪?流传最广的段子是:2008年,丁与众同行在成都参加完活动后一起吃火锅,服务生将一盘颜色可疑的猪血倒入锅中,被丁坚持要求将锅底整个换掉。整桌人于是感慨作为消费者再有钱也没法控制吃到嘴里的是什么,高价只是商家利用消费心理的工具,中国的食品安全曝光的只是冰山一角云云。 饭后,丁磊便拍拍现场见证者周炯的肩膀,说动其与自己一起养猪。 这种“拍大腿”式的率性为故事增添了听众喜闻乐见的传奇风味,但丁磊并非无事可做,定要对一盘猪血复仇。经周炯确证,“火锅事件”属实,但在那之前丁磊已有涉足农业的想法,只是种植、养殖未有定论。吃完那顿火锅,也并没有明确说要养猪。 在周炯的介绍中,丁磊从大学时代开始便是自驾游狂热爱好者,开着越野车走过东西南北很多地方,尤其是风光卓越的欠发达地区。在这过程中,他体会到了真实的城乡二元结构、三农问题。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谈到过在内蒙古亲眼见到奶农半夜三更排着队把牛奶卖给收购站,价格比瓶装水都不如。谈到过各地年轻人都进城打工了,村里只留下老人、妇女和小孩。“我们的GDP全球第二,但农村还停留在原始状态。”“当我们把目光聚焦在云计算时,是否也要抬头看看天上的云彩。” 他开始思考建立一种连接城乡的长效机制,一并解决城市人的高品质食物需求,和农村衰败、农民背井离乡。在那之前,网易像所有企业一样给慈善组织捐款,一年几千万、大灾大难上亿,但没有任何实效。“想要见实效,自己做农业可能最可控的办法。”周炯表示。 拼接三年来丁磊在公开活动上的零星表态,他对养猪的态度首先是一场“公益实验”——为中国的三农问题、食品安全探索一条出路。其次是要“站着把钱挣了”——养出好猪,卖个好价,并将商业模式做成公开课回馈社会,欢迎效法。至于互联网嫁接农业的野心、资本投机农业的实利,乃至捞金肉价、话题营销,以猪之名搞房地产、建度假村,多是各界扑风捉影的商业狂想。而丁磊的一贯风格是,不予回应。被问急了,他便反问:“你吃过真正好的猪肉吗?” 可惜,外界似乎从无诚意与他讨论好不好吃的问题。至少在那之前,还有更大的疑团未解:为什么不种大米、不养鸡喂牛,偏偏在CPI杀伤力最猛烈的时候养猪? “粮油米面是世界性的农产品,任何一个企业进去都是汪洋大海,所以最先被否决了。接下来我们几乎把中国所有的特色农产品都看了一遍。从长白山大兴安岭的蓝莓、药材到大连獐子岛的鲍鱼、海参,从新疆的玉苁蓉、西红柿到云南、广东的鲜切花、火龙果,还有绍兴人养的鸽子和鹅,福建人驯养的野山猪和苏眉、石斑海水养殖。我看过的项目就有几十个,我们三个加在一起足有上百个。”周炯回忆起那段“比《舌尖上的中国》还奢侈”的时光十分怀念。除了舌尖愉悦,他还清楚记得彼时丁磊不断强调的问题是:“进入农业,网易的价值在哪里?” 以局外人的眼光看来,作为一家技术前沿的现代企业,信息化、国际化、规范化是网易的天然优势。出身互联网的血统则决定了其无限接近消费者,知道市场要什么。将这些新鲜血液导入农业,网易至少要对市面上已有的高级猪肉如“一号土猪”、“精气神山黑猪”,和或亲自务农、或只在二级市场“养殖”农业股票的高盛、德意志银行、新希望、复地、中粮、武钢们深挖“护城河”。既然拥有丁磊的明星效应,就绝不会甘心将影响力局限在某个行业。 如是,大部分行业被他们归结为“想象空间有限”:原产地要求高,上下游延伸少,对其他行业没什么影响。虽然利润丰厚,但哪个行业敢跟互联网比利润? 惟独养猪不同。猪是中国人最主要的肉食来源,有数据称,中国人平均一年要吃掉半头到大半头猪。如果说长江以北还有牛羊肉补充,在长江以南,吃肉的意思基本就是指吃猪。 产业这么大,对生活这么重要,走访过许多猪场后,“网易三人组”却发现其几乎就是一个个“被现代文明遗忘的角落”:没有现代化的技术、国际化的管理,分散而凌乱,生产方式几百年没怎么变过。而在这些设施与气味极度不堪的环境里,猪终其一生也没什么活动空间,吃下混合大量抗生素的饲料,屠宰时面临最原始的捅刀子,时常因为痛苦和对死亡的恐惧内分泌紊乱,产生口感不佳的灰白肉。“它们需要人类的拯救。”这让他们看到了可为的空间。 另一方面,猪肉的产业链条特别长:饲料种植、加工、运输,育种、养殖、屠宰、运输、分割、深加工,之后才进入流通。“如果我们进入某个链条,通过使其升级换代来迫使整个行业发生质变,可以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周炯补充道:“而且养猪对地域没什么限制,这样我们的模式在未来才有推广和普及价值。” 反复推敲一年多,丁磊终于把目光锁定在——猪。以上情节,均发生在2009年百度百科“丁磊养猪”词条生成前。 当猪在阳光下裸奔 “一头猪相当于多少瓦的电灯泡?”这着实问住了浙江理工大学研究吕晓华教授。吕教授专门研究计算机设计与数据挖掘,是周炯好友,对网易猪场神往已久,几经努力被获准与笔者同行。 “平均值是140-150瓦。不同品种散热量不同,大猪小猪、公猪母猪也不同。”周炯面有得色地说:“中国只有七十年代有人做过实验,时过境迁。国外数据没有参考性,环境、品种不一样。我们正在采集这些数据,把育种和猪舍温度控制系统打通。” “育种是怎么做的?”与“养猪三人组”有些私人交往的吕晓华也没见过育种。 “挑选了很多品种杂交,标准名称叫做‘网易开放式配套系育种方案’。”周炯顿了顿,“当然,是用自然的方法,不是转基因。” “相当于互联网的开放平台?”吕晓华表现出职业本能。 “丁磊认为更准确的形容是:Linux开源实验室。”Linux是诞生早于Windows的操作系统,支撑着全球速度最快的超级计算机。 “猪舍是不是也有一套系统?”吕晓华已经把养猪设定在互联网语境。 “当然,人工智能是我们的强项。整个猪场只需要大约8个工程师就可以运转,每头猪在哪里、做什么、吃了多少、排泄没有、和哪头猪最可能产生‘爱情’,了如指掌。此外我们还采集当地的年降雨、最高温度、风向、水文数据,准备计算出一套猪舍设计模板,未来在任何地方养猪都可以直接沿用。”周炯自信全世界没有第二间猪场能将后台系统集成为网易的程度。这或许可信,因为根本没有第二家互联网公司养猪。 “如此精密自动化,只养两万头猪岂不太浪费?”网易的前期成本是3个亿或者几千万,有很多报道版本。 “我们的价值不在养多少头猪,而在这套系统。用做网游的行话来说,两万头只是为了测试,会先内测、公测、上线,还会发放一些邀请码。”要知道,两万头是一年的出栏数量,平均到每周只有400多头。到时,估计会比“大菠萝3”(暴雪新推出的游戏《暗黑破坏神3》帐号)更抢手。 “我觉得你们根本不是在养猪。养猪只是一款游戏、一个app应用。掌握这么多数据,你们是想制定现代农业的标准,就像IBM制定了软件工程的标准一样。他们造‘智慧城市’,你们养‘智慧猪’。”吕晓华完全把周炯视作了同行。 “站在您的专业角度可以这么理解。但就我们而言,掌握数据是为了‘裸奔’:把所有环节的做法、成本完全公开,让品质和价格完全透明。我们曾经与哈佛大学的人类学教授探讨过食品安全,发现人们最大的不安全感来自信息不对称。当猪在阳光下裸奔,消费者的知情权才能在阳光下运行。我们不追求特供、天价,就是要把这些理想、理念变成实实在在的肉端到您面前,让您吃到记忆中的味道。”周炯不那么愿意被划入互联网,试图将话题拉回食品安全和猪。 空谈这么多,最后,让我们回归最基本的三个问题: 第一,“丁家猪”好吃吗?猪还没养出来,笔者也没吃过,所以无从“剧透”。不过,我认为丁磊一眼识别问题猪血的敏锐和网易杭州研发中心的食堂伙食可以供你参考。 每天在公司享受免费五餐(早餐、中餐、下午茶、晚餐、宵夜)的网易杭州员工向笔者透露,丁磊对食堂的要求是“要让人吃得有归属感和幸福感”。考虑到将食堂外包,很难保证不使用食品添加剂,所以网易干脆自办餐饮。 为此,周炯专门考察过杭城九位知名大厨,最后由丁磊亲自选定了一位曾在杭帮菜名店“西湖春天”当过厨师长的广东师傅。除了兼顾来自天南海北员工不同口味的菜色,食堂还保证每天供应甜、咸各一款靓汤,以矿泉水煲制,一周七天不重样。为了帮助员工对抗电脑辐射,老火汤中常用枸杞、黑木耳等排毒、明目食材,所有原料都由农业事业部负责把关。 第二,“丁家猪”多少钱一斤?网易农业事业部的官方回应是:肯定会比市场上最普通的肉贵,但不会贵到离谱。面向的是“有一定消费能力”、“追求生活品质”的消费者,并且会告诉他们为什么贵、贵在哪里、成本多少。 还是太宽泛了对不对?笔者认为早于猪出产的“网易牌”鸡蛋价格具有一定参考价值。在未来的母猪舍门口,网易先盖了两间土坯平房,雇佣了一对附近的村民夫妇住在里面帮忙照看工地。老夫妻闲来无事,养了几十只鸡。一天喂两次,谷子和青菜。其余时间鸡们就在林间山前溜达,渴了饮山泉,饿了啄蚯蚓。前段时间下了几百颗蛋,由网易员工拿回公司内部出售,3.5元一个。 第三,去哪里买“丁家猪”?“目前我们的所有精力都集中于如何先养好猪,后续的市场策略还没决定。说实话,我们就没担心过营销的问题,比两万头再多出几倍来也不愁卖。”这是周炯的回答。 他们真的不愁,无数网友在为他们出谋划策。且不说京东商城刘强东、慧聪网市场总监自动跳出来要帮他们卖肉,聊点更“互联网”的。有网友建议网易开发一款养猪社交游戏,挪车、偷菜什么的太out了,喂猪才最潮。通过玩游戏,大家都能学会养猪。而且此猪不一定只是虚拟的,可以真的对应养猪场里的一头猪,线上线下互动。谁的猪养得好,谁就能优先预订到“丁家猪”。 接下来,网易可以每天给它拍照、制作成长日记、附上每周食谱发送到你的邮箱。你想它了,可以每周六晚上与它视频通话十分钟。想去看它,可以焚香沐浴外加消毒,进去拜见。太可爱了,舍不得吃它怎么办?“没关系,你们两个换一下好了。”周炯很认真地建议。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免责声明: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网站,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文末已注明出处,其内容和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不当之处请从网站右下角联系我们处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最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