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顺应当前形势和更好的发展,黑基网已于9月19日正式更名为【安基网】,域名更换为www.safebase.cn,请卸载旧的APP并安装新的APP,给您带来不便,敬请理解!谢谢

黑基Web安全攻防班
安基网 首页 资讯 职场族 查看内容

爱佑王兵 公益也是用户入口

2014-3-31 16:36| 投稿: green

摘要: 英国维珍品牌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在其新书——《当行善统治商业》中轻描淡写下这样两句话:“在这个时代,追求商业利润成为我们唯一的目的,而我要做的就是推翻这种传统的商业模式。”布兰森意识到,一...
英国维珍品牌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在其新书——《当行善统治商业》中轻描淡写下这样两句话:“在这个时代,追求商业利润成为我们唯一的目的,而我要做的就是推翻这种传统的商业模式。”布兰森意识到,一张支票能够影响数百人的生活,但行善不止是捐钱,更要把它设计在你的商业模式当中。很久以来,我们都在这个星球上寻找这样一种稀缺“资源”:那些想法确实不同,而又真正去付诸实践的人;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下边这位:影响他成长的不是理查德•布兰森,而是带有60后显著标签的“卡内基”与“洛克菲勒”。在心态上,他坚持认为自己是个“90后”,始终保持着对事物的强烈“好奇”;如今,由他发起的公益基金会,其理事成员已是现今中国商界的超一流阵容:马化腾、马云、李彦宏、郭广昌、俞敏洪、曹国伟、陈东升、陈晓、冯仑、江南春、李家杰、沈国军、史玉柱、虞锋、田溯宁、郁亮、朱新礼。这个人就是国内首家非公募慈善基金会,爱佑慈善基金会的理事长——王兵。与他的交流在商界大佬冯仑为爱佑提供的办公场地——万通中心开始:宇见:听说爱佑成立至今刚好10年,如果用简单几句话概括你们这10年,您会倾向于怎么去说?王兵:第一是筹款额,起家那年20万,到现在一年大约两亿,这是个直观数字。第二项目,爱佑一直专注于病患儿童救助。白血病儿童,今年计划救助900多名;病患孤儿救助,今年计划做到2000多名,孤儿这个从救助规模上说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先心病儿童,06年提出2年救助200人,到现在已实际救助了2万多,救助规模已属世界最大;第三是慈善创新,这两年大家聊得比较多是互联网创新,慈善行业同样有创新。比如我们做“社会企业”,专门救助脑瘫和自闭症患儿,之前做了2家今年计划做到5家;社会企业的概念是一开始我们纯资助,后期要帮助它最终实现可持续运营。慈善创新里还有个很重要的是“公益创投”,我们搜寻有潜在巨大社会影响力的民间公益组织,为其提供资金、资源和管理上的支持。比如我们资助了“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他们分别编制了中国大气污染地图和水污染地图,让公众能够全面掌握PM2.5的危害,水污染的危害,让大众了解环境污染的真实情况,同时鼓励公众参与环保;另外像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是一个地区性环保组织,近年一直在探索如何用最新的理念和思维来开展环境保护。由他们推出,在去年7月上线的“环评参与网”,已成功推动了上百个环保项目;此外“环评网”还计划开发APP,希望未来这些服务能像天气预报一样便利,让用户每天起床就可以查看周边可能存在的污染情况,等等。宇见:爱佑是什么?如果用互联网语言来说,它是一个机构?平台?还是一个社区?不能把慈善简单视为就是捐款这个动作,只看捐助规模,这些都很片面。你对腾讯了解吧?Pony(马化腾)是我们的副理事长,腾讯现在是移动互联网的入口,成入口之后,你看到他最近刚投了京东和大众点评;现在我们来设想一下,爱佑是什么?它其实就是慈善的入口。比如前段时间我们与奥迪合作,他们捐助资金,政府和地方医学中心也给予支持,这是为什么?其实爱佑更大的价值还是表现在自己的信誉、品牌,以及管理输出上;我们已经成为撬动更多社会资源进入公益慈善的重要入口。成入口以后,今后里边可以有很多,现在我们有对孩子的慈善产品,支持民间环保组织,做公益创投;此外,今年还计划发起一个专门奖励民间公益慈善工作者的奖项,瞄准解决的是目前行业最大的一个瓶颈——高端人才稀缺的问题;等所有这些慢慢成长起来后,我们就有能力成为一个大的慈善社区;在这里面捐赠人、企业、从业者、各种角色都能碰在一起,能孵化项目、还能社交;阿里、腾讯都形成了自己的生态体系,爱佑做的也是一种生态,公益慈善生态。宇见:你做公益慈善的“初心”是什么?有没有具体事情触发?王兵:最早的影响应该是少年时代的偶像,十几岁看洛克菲勒、摩根、卡内基;卡内基、洛克菲勒对我影响比较大。上世纪美国的钢铁、石油几场大的兼并组合,他们的工业整体上了层次,产业做得非常牛了,像洛克菲勒,可以说集商业和慈善于一身,在有足够多财富以后,又做了很多有巨大影响力的善举,当时我就觉得这人实在是太牛了!24岁我的真实想法是,我要拼命挣钱,那时候没有财务自由这个词儿,看到手拿“大哥大”,然后能打上“面的”的,就觉得那真是厉害;30岁之前我想,我得在36岁之前做成一件事,36岁之后我就可以来做公益。所以我概括自己的人生规划是3个12年,12、24、36,代表了我不同的人生阶段。说到具体事情,在没进入慈善行业之前,我就经常捐钱;97、98年那时候国内才刚开始有慈善这个概念,那时候捐完钱就结束了,后期没有任何告知,后来才慢慢发展好起来。显然,当时人们对公益慈善的后端配套完善,获得更好的参与体验还是有很大期待的,于是我就想,自己能不能参与进来,把这件事情做得更好。宇见:按现在话说,你发现了一个“用户痛点”?王兵:可以这么说吧,要知道真正有成就的人,他一定会有投入产出的概念;人在精神层面的投入,和他在物质上边的投入一样,如果看不到性价比,没有ROE、ROA,那这件事情怎么能持续呢?简单说,你不会做任何你觉得没有性价比的事。另外公益慈善确实很难做,这不是说你有一腔热情就能做好;你必须建立组织,要有战略规划,有想法、有体系、可持续发展,那这是什么人呢?企业家,只有企业家能做好,你去看世界上做得最好的基金会,都是企业家做起来的。企业家有战略思维,但核心是他们掌握很多人不掌握的东西——人才、钱、资源,撬动他们是做这件事情更有效率的方式。宇见:我看一些报道,您创业成功于90年代初,互联网浪潮前,这难免让80、90后感觉比较陌生,可否再聊聊你的创业经历?王兵:我们这拨人经常说到的两个年份是78和92,78是从农村改革到城市改革,92是明确发展经济,93年公布的公司法,如何做公司?以前是没有依据的,就像2004年有基金会管理办法,我们才开始做爱佑这样的基金会一样;所以说回来,九十年代初很多人受南巡讲话的影响,纷纷主动下海创业,我们当时集体去了海南做投资,后来都没扎在海南,很多人又回到北京,像冯仑、陈东升,等等。宇见:冯仑先生好像是最早加入爱佑担任理事的?早期成员还有谁?王兵:对,冯仑,然后是朱新礼。宇见:后来这帮互联网大佬们都进来了,马化腾、李彦宏等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呢?王兵:基金会成立几年后,大约07、08年的时候。宇见:你是如何打动这么多一线人物的?你对他们如何评价?王兵:比如冯仑吧,我们搬了好几次家了,一直是他捐助的办公场所;整10年了,这没有坚持是不可能的。另外像马化腾,去年在一个会上他讲到,爱佑的产品、客户体验是他见过最好的,我将其视之为一种鼓励。这些人都是最聪明,最了解商业及做事情方式的;他们知道找领域内最专业的人来做;他们的资金进来后,就像进入流水线的产品一样,能够有效率地输出;他所想实现的理想,我们全帮他实现了,而且公开、透明、可持续,最后这些东西不也是他们实现的吗?所以我认为最打动他们的是我们的专业坚持;你做慈善,人家开始可以帮你一次两次,但真正这件事情能做大,还是因为人家观察了你这么多年,看着你从无到有,把一件事情做起来,认可你才会进来;今天你说如何才能得到这么多企业家的支持?我认为最好,也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拼命把事情本身做好。宇见:现在用户对公益慈善的透明度比过去要求得更多,这方面爱佑是怎么做的?王兵:我们聘请两个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和北京嘉润,公开年报等所有信息;开发布会,也会通过新媒体去披露,去和用户互动;比如我们去年就在微博上做过微话题等。你刚才提到布兰森有本《商界裸奔》,我没看过这本书,但我理解“裸奔”,什么人敢裸奔?首先你不仅没问题,而且身材还必须好,否则你凭什么裸奔?所以在爱佑这里,第一,我们的信息全部公开;第二,基金会日常运作费用全部由理事会成员出资;第三,我要让所有捐助资金的ROE、ROA清晰;就这三点,是我们可以逐渐做大,建立信任的核心原因。宇见:对现在被热议的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思维”您有哪些思考?王兵:我觉得未来没有互联网的基金会和非互联网基金会。我原来听黑胶唱片,看DVD,这个时代没了,不是说社会不适应我,而是我要适应社会啊!这就是一种生活方式。这一年多我都在基金会内部拼命推行移动互联网,比如我提过众筹,提过用移动互联网的交互方式改进筹款流程,等等。这里边有个例子是我们与腾讯合作了2年多的“网救童心”项目,之前这只是一个网页,微信支付上来以后,我们第一时间打通了接口,让用户动动手指就能直接用微信捐助,这个动作虽小,背后的意义其实非常大;未来我们肯定会进一步通过移动互联网来改造自己的基础服务。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黑基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免责声明: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等不当之处请联系我们处理,让我们一起为维护良好的互联网秩序而努力!联系方式见网站首页右下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最新

返回顶部